苏不萸-小Su

理解 显然是对他人最大的善举
在他身边 听他说话 看他各种复杂精密的境况和命运 如何最终雕刻出如他般的性格 思想 做法 长相
这才是理解
而有了这样的眼睛 你才算真正“看见”那个人
也才会发现这世界最美的风景 是一个个活出各自模样和体系的人

显然
我们的生命里 都有没能“看见”的人 亲人 爱人
有的已经来不及毕竟生命有限已然退场
有的来得及?

在我二十六岁之后
最难做到的
孩子气地倔强抗争
偏执地想留住自己最想珍惜的东西
念念不忘地想要和我想珍惜的人必有回响地一直走下去

但是生活很可怕
不知道你怎么就冷静了
不知道你怎么就学着妥协与认怂
理智无比地明白
当下唯一能努力地是
我再也不敢轻易打出的十行诗

我羡慕那些能够真正做到潇洒无比的人

而我

从来不敢执笔写自己的故事
怕所以记忆再来过一遍
栏杆拍遍
生不如死

所以我大概一生只能有个作家的白日梦